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審判業務 / 民事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和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的解讀與適用——兼與《同等事故責任下,機動車一方能否向非機動車一方主張賠償自身損失?》一文作者趙鑫同志商榷
發布時間:2019-05-16作者: 岳西法院 儲愛武 瀏覽次數:273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院立場。

 

一、問題的由來

2019年元月10日,《人民法院報》理論周刊刊發了趙鑫的《交通事故中機動車一方就財產損失向非機動車一方索賠于法無據》的文章,2月21日,趙鑫又以《同等事故責任下,機動車一方能否向非機動車一方主張賠償自身損失?》的標題在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官網刊發了與前文基本內容一致的文章。

趙鑫文章中認為,依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從最大限度保護非機動車或行人一方利益出發,根據風險控制理論,機動車交通事故中的侵權方應為機動車一方,法律規定通過減輕機動車一方賠償責任方式已經實現了對機動車一方損失的合理彌補和對非機動車或行人一方的過錯評價,除非非機動車或行人一方故意引起該事故發生,機動車一方損失不應再向非機動車一方或行人索賠。

筆者與該觀點不同。筆者認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僅是對交通事故中機動車造成第三者損害的情形的裁判規則,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存在隱含的法律漏洞,應當采取目的性限縮的法律漏洞補充方法進行補充。趙鑫文章中所舉案例不應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而應適用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確定機動車方和非機動車方的過錯,同時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并結合利益平衡方法,確定非機動車方對機動車方所受財產損失承擔40%的賠償責任。

二、趙鑫文章內容摘要

基本案情  2017年6月30日,被告賀某駕駛無牌自行車,與原告文某駕駛的小型轎車發生碰撞,小型轎車在往車輛行駛方向右側避讓時,又與右側袁某同向行駛的摩托車擦掛,并行駛出車輛行駛方向車行道外右側人行道、綠化帶外,與某公司擺放售賣的六輛靜止車輛發生碰撞,造成自行車駕駛人被告賀某及摩托車駕車人員袁某受傷,自行車、小型轎車、摩托車、某公司擺放售賣的六輛車受損的事故。交警隊認定文某、賀某各承擔本次事故同等責任,本案其他各方無責任。文某的小型轎車在維修時產生維修材料費52768元及維修工時費9200元。原告文某認為,上述損失應由原被告各承擔50%的賠償責任。被告賀某認為,此次事故自己也是受害者,原告的車輛損失以及其他損失都不是被告的責任。

裁判結果  2018年3月28日,重慶市大足區人民法院作出(2018)渝0111民初1429號民事判決:駁回原告文某的全部訴訟請求。一審判決作出后,原告文某不服該判決提出上訴。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25日作出(2018)渝01民終3212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認為,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歸責原則為無過錯責任,出發點是為了促使包括但不限于機動車所有人、駕駛人盡到高度謹慎的駕駛注意義務,使機動車這種危險的高速運輸工具得到有效的控制,預防和減少事故發生,避免給相對弱勢的非機動車、行人一方造成嚴重的損害后果,以維護社會穩定、和諧。本案交通事故系由文某駕駛小轎車與自行車駕駛人賀某發生碰撞而發生,宜認定加害一方即侵權人為車輛一方。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第(二)項在規定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發生的交通事故時,只規定了機動車一方的責任,而并未規定非機動車、行人對機動車一方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但如果非機動車方、行人也有過錯的,應適當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責任。可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也明確了此種情形下加害人即侵權主體為機動車一方,即使機動車一方也受有損害,因非機動車一方或行人不是侵權人,對機動車一方的損害也不承擔責任。故作為機動車一方的文某要求非機動車一方賀某賠償其損失于法無據。

趙鑫文章評析觀點  (機動車與非機動或行人發生交通事故中侵權方只能是機動車對于機動車與非機動車或行人發生的交通事故中,不論是從行駛的穩定性、控制能力還是從車輛的重量以及可能帶來的危險程度考察,小轎車均高于非機動車,更遠高于行人,因此在發生事故時可以適用“優者危險負擔原則”(是基于公平原則對交通事故中弱勢一方的保護,在受害人有過失的情況下,考慮到雙方對道路交通注意義務的輕重,按機動車危險性的大小及危險回避能力的優劣,分配交通事故的損害后果),應認定加害一方即侵權人為車輛一方。雖然機動車與非機動車或者行人相撞時機動車一方也會受到損害,但僅是兩個物體相撞時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從物體重量、速度、沖擊力以及危險程度考慮,實施侵權的一方只能是機動車一方。

特殊侵權中風險控制者應為自身損失買單機動車作為高速運行的交通工具,本身具有極大的危險性,一旦發生事故便會產生較大的人身損失或財產損失,作為車主或管理者應該對該種風險進行提前預防或控制,這既是對自身權益的保護,是對“特殊風險”的買單,也是權利義務對等原則的要求。為此國家提供了機動車交強險和第三者商業責任險,車主或管理者完全可以通過購買車輛損失險等來實現風險的預防。一旦發生機動車與非機動車或行人的交通事故,按照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意見將機動車的車輛損失全部或部分歸咎于非機動車或行人一方,既是對非機動車一方賠償責任的無端擴大,也是對機動車一方今后任意侵權的縱容,更有可能發生機動車一方在與非機動車一方發生事故時采取負面極端行為的情況。

非機動車一方不承擔機動車一方損失,是法律和法理的應然之義機動車作為運輸工具,在與行人或非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時,后者的損害往往更重,常常是非死即傷,機動車一方多為財產損失,因而機動車對非機動車或行人的危險要大大高于非機動車或行人對其的危險。只有危險物的支配者和掌控者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預防和控制危險的發生,同時控制危險作業的人往往也是高危險作業中的受益人,因而上述法律加重機動車一方的責任符合公平、正義的法律理念和“獲得利益的人負危險”的原則。正是出于這種理念,在發生交通事故時,只要行人不是故意,無論行人在事故中負有主要責任還是次要責任,行人是受害人,機動車為肇事者。肇事車輛在交通事故中,實際上就處于類似作案工具的地位,交通事故中造成的機動車損失,就相當于作案工具損失,要求受害人進行賠償是于法無據的。同時,財產損失相對人身損失不具有范圍性,如果機械地理解賠償責任分擔原則,判定行人根據事故成因中的責任大小對肇事車輛損失進行賠償,極有可能出現行人或非機動車一方得不到賠償甚至倒賠機動車一方的極端情況。

三、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僅是對交通事故中機動車造成第三者損害的情形的裁判規則    

(一)與交通事故相關的法律概念的梳理

道路交通行為主體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車輛駕駛人、行人、乘車人以及與道路交通活動有關的單位和個人,都應遵守本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司法解釋對與道路交通活動有關的單位和個人做了規定:機動車的所有人或管理人,道路管理維護人,道路堆放、傾倒物的行為人,道路建造、設計人,質量缺陷機動車生產者或銷售者等等。

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雖在單位管理范圍但允許社會機動車通行的地方,包括廣場、公共停車場等用于公眾通行的場所。(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一百一十九條規定)。

車輛。是指機動車和非機動車。(同上條)。

交通事故。是指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同上條)。

交強險。是指由保險公司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車人員、被保險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的強制性責任保險。(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三條)。

交強險的投保人。是指與保險公司訂立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合同,并按照合同負有支付保險費義務的機動車的所有人、管理人。(同上法第四十二條)。

交強險的被保險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許的合法駕駛人。(同上條)。

交強險的第三人(第三者)。是指發生交通事故的被保險機動車的本車人員、被保險人以外的遭受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受害人。(同上法第三條)。

(二)在道路上發生的侵權事故的類型化整理

根據在道路上發生事故的道路交通行為主體的不同,可以對道路上發生的侵權事故進行分類:

1、行人之間發生的事故,例如在道路上晨練的兩個或多個自然人發生碰撞,造成一方、雙方、多方及他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2、因道路存在缺陷導致行人通行時發生事故,造成行人人身、財產損害的。

3、因他人在道路上堆放、傾倒、遺撒物品等,導致行人通行時發生事故,造成行人人身、財產損害的。

4、非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的事故,造成非機動車、行人一方、雙方、多方及他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5、非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因道路缺陷、因他人在道路上堆放、傾倒、遺撒物品等,導致發生事故,造成一方、雙方、多方及他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6、機動車之間發生事故,造成一方、雙方、多方及他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7、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事故,造成非機動車、行人或及他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8、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的事故,造成機動車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9、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的事故,造成機動車方及非機動車、行人方各有人身、財產損害的。

10、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的事故,造成機動車方及非機動車、行人方以及他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11、機動車因道路缺陷、因他人在道路上堆放、傾倒、遺撒物品等,導致發生事故,造成機動車、或及他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12、非機動車因道路缺陷、因他人在道路上堆放、傾倒、遺撒物品等,導致發生事故,造成機動車方人身、財產損害的。

13、道路上發生的其他類型的事故。

在以上類型中,1、2、3種情形按照前述交通事故的定義,不屬于車輛在道路上發生的事故,故不是交通事故。4--12種情形,是車輛在道路上發生的事故,應當屬于交通事故,其中,4、5種情形,沒有機動車的要素,故不屬于機動車交通事故;6—12種情形,均有機動車的要素存在,故均屬于機動車交通事故。

在以上機動車交通事故中,6、7種情形是機動車造成了第三者的損害;8、12種情形是機動車受到他人侵害的情形;9、10、11種情形,機動車既造成了第三者的損害,也受到了他人的侵害。

(三)道路交通安全法關于道路上發生的侵權事故的裁判規則第七十六條的正確解讀

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屬性是行政管理法,其對于道路交通行為主體的權力、權利、義務及違反義務所應承擔的行政責任規定得十分詳盡,但對在道路上發生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民事責任承擔,僅在第七十六條中做了規定。

該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規定承擔賠償責任:(一)機動車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由有過錯的一方承擔賠償責任;雙方都有過錯的,按照各自過錯的比例分擔責任。(二)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沒有過錯的,由機動車一方承擔賠償責任;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根據過錯程度適當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賠償責任;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交通事故的損失是由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機動車一方不承擔賠償責任。

該條規定了承擔賠償責任的主體除了發生交通事故的當事人外,還包括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順位是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首先在責任限額范圍內賠償,不足部分再由發生交通事故的當事人賠償。可見,該條的規定,僅是對機動車造成第三者損害的情形下的裁判規則,即只能適用于前述道路上發生的侵權事故的第6、7種情形和第9、10、11種情形中第三者受到的損害賠償部分,對1、2、3種情形的非交通事故不能適用,對屬于交通事故的4、5種情形的非機動車交通事故不能適用,對屬于機動車交通事故的第8、12種機動車受到他人侵害的情形及第9、10、11種情形中的機動車自身受到他人損害的情形也不能適用。

該條規定了三種歸責原則。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承擔責任的基礎是法定責任,既不是侵權責任,也不是合同責任,只要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者損害,即應在責任限額范圍內賠償。在機動車之間發生交通事故時,機動車方承擔責任的基礎是過錯責任。在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造成非機動車、行人一方的損害,也即機動車造成第三者的損害時,機動車方承擔責任的基礎是無過錯責任②。對于非交通事故、非機動車交通事故以及機動車交通事故中機動車一方自身受到他人侵害時的歸責原則未做規定。

綜上可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僅是對交通事故中機動車造成第三者損害情形下的的裁判規則。

四、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存在隱含的法律漏洞,應當采取目的性限縮的法律漏洞補充方法進行補充

有損害必有救濟,有過錯即應擔責。在道路上發生的侵權事故的受害人,其受損權利理應得到賠償。但是,道路交通安全法僅對機動車造成第三者損害的賠償進行了規定,那么,其他情形下的受害人又將如何依法維權?按照法律適用的規則,特別法有規定的依特別法,特別法無規定的依一般法。因此,受害人或法官找法的目光自然投射到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上位法侵權責任法。侵權責任法第二條規定,侵害民事權益,應當依照本法承擔侵權責任。第三條規定,被侵權人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第六條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據此,在道路上發生的非交通事故、非機動車交通事故的受害人可以據此維權。然而,機動車交通事故中機動車一方自身受到他人侵害時,據此維權卻存在障礙。因為按照法律適用規則,在同一部法律中,分則有特別規定的應依分則,分則沒有特別規定的依總則。侵權責任法分則第六章“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第四十八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承擔賠償責任。該項規定是對機動車交通事故處理的指引性規范,依該條,機動車交通事故中機動車一方自身受到他人侵害時,也需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即第七十六條處理。由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僅對機動車造成第三者損害的賠償做了規定,這樣一來,對機動車交通事故中機動車一方自身受到他人侵害時的處理就陷入了法律窘境。

破解該法律窘境,從法律解釋的角度看,無外乎兩條路徑。一是通過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的合理解釋以資適用,二是通過對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的合理解釋以排除適用。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前半段,是機動車造成第三者損害時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規則;該條第一款后半段第(一)項是機動車之間的損害賠償規則,對于本文討論的問題顯然無解釋余地。該條第一款后半段第(二)項及第二款是關于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交通事故的賠償規則,但從該項及該條前后文意看,該項規則是調整機動車侵害非機動車、行人權益時的裁判規則。該規則的構成要件是:機動車方是加害方,是侵權人,非機動車、行人是受害方,是被侵權人;機動車方實施了侵害行為;非機動車、行人受有損害;非機動車方、行人所受損害是機動車的侵害所致;機動車方因是高度危險運輸工具這一危險物品的控制人及運行利益的保有人,故承擔的是無過錯責任,其主觀過錯狀態不是侵權法律關系的構成要件,僅在確定損害賠償額度時適用與有過失規則與受害人自身過錯程度綜合對比時有一定意義。該規則的法效有:非機動車、行人無過錯的,由機動車方承擔賠償責任;非機動車、行人有過錯的,適當減輕機動車方的賠償責任;機動車方無過錯的,機動車方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交通事故的損失是由非機動車、行人故意碰撞機動車造成的,機動車方不承擔賠償責任。本文所討論的問題,是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這與該條第一款后半段第(二)項存在一致性,但區別在于,非機動車、行人是加害方、是侵權人,機動車是受害方、是被侵權人,作為侵權法律關系構成要件的主觀過錯狀態,在這里要討論的是作為加害方的非機動車、行人的主觀狀態,機動車方即使沒有改變對危險運輸工具的控制人和運行利益的保有人的角色,但其作為受侵害者時其主觀心理狀態不是侵權法律關系的構成要素。因此,該條第一款后半段第(二)項及第二款,從文義本身,不能包含本文討論的問題;采取擴張解釋、抑或是類推適用及目的性擴張的補充辦法,亦難以使之適用于本文討論的問題。可見,通過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的合理解釋以資適用的道路走不通。

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從文義看,包含前述6、7種機動車造成了第三者的損害的情形和8、12種機動車方受到他人侵害的情形及9、10、11種機動車方既造成了第三者的損害、自身也受到了他人侵害的情形。該條后半段為“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承擔賠償責任”,從前述分析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際上僅規定了6、7種機動車造成了第三者的損害的情形。該法條的前后兩段及其所指引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在適用范圍上出現了差異和矛盾。要消除此矛盾,不妨訴諸于法意解釋的方法。“法意解釋,又稱立法解釋,系指探求立法者或準立法者于制定法律時所作價值判斷及其所欲實現的目的,以推知立法者的意思” ③。該條是指引性規范,是對侵權責任法第五條“其他法律對侵權責任有特別規定的,依照其規定”的落實。法律對于侵權責任之所以做出特別規定,要么是因為侵權人有別于一般侵權人的特質,要么是因為受害人有特別保護的理由,要么是因為有需特別考量的公共利益和政策需求,等等。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的特殊性,其一在于機動車侵害第三者時,機動車方是高度危險運輸工具的危險控制人,同時又是該工具運行利益的保有人,因而從公平、正義的法律理念和“獲得利益的人負危險”的原則出發,應當加重機動車一方的責任,即應規定機動車方承擔無過錯責任;其二,隨著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交通運輸行為日益頻繁、普及,交通事故日益頻發,為分散機動車高度危險運輸工具致人損害的風險、保障受害人受損權益得到及時賠償,國家專門出臺了交強險制度,而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并非侵權法律關系的當事人,其承擔責任的基礎是法定責任,不能適用侵權責任法的歸責原則。(在這兩點理由中,第一點尚不屬根本原因,因為在侵權責任法中,有對適用無過錯歸責原則的其他特殊侵權類型直接進行規定的立法例,第二點理由才是根本原因)。有鑒于此,對于機動車致使第三者損害,確有必要做出與一般侵權不同的調整規范。這一點,應當是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的立法意旨。然而,該法條涵義寬泛,既包括機動車致使第三者損害的機動車交通事故,也包括其他情形的機動車交通事故,構成了“原始的預想外型漏洞”,即“依法律條文所使用詞語的意義,涵蓋了本不應被涵蓋的某種事件,而此隱含漏洞之產生,是由于該種事件超出立法者或準立法者預想之外” ④。對于該種法律漏洞,應當采取目的性限縮方法進行法律補充,即“將原為法律條文之文義所涵蓋的類型,剔除其不合規范意旨部分,使之不在該法律條文適用范圍之內” ⑤。也就是對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承擔賠償責任”解讀為:機動車方作為侵權人,造成該機動車方以外的第三者損害時,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承擔賠償責任。這樣解讀,使得該條前后文之間、該條與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之間的矛盾可以很好的消除,除機動車造成第三者損害以外的機動車交通事故仍然可以適用侵權責任法的一般規定進行調整,符合特別情形適用特別規定、一般情形適用一般規定的立法意旨。

五、趙鑫文章所舉案例不應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而應適用侵權責任法一般規定進行處理

趙鑫文章中的案例,是發生在機動車與非機動車之間的交通事故,其中既有機動車方侵害非機動車方及雙方共同侵害其他方權益的侵權關系存在,又有非機動車方侵害機動車方權益的侵權關系存在。前半部分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處理應無疑議(需要指出的是。機動車方與非機動車方共同侵害他方的部分,仍然還需要適用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處理)。在后半部分,非機動車方是加害方、侵權人,機動車方是受害方、被侵權人,當然,機動車方對自身所受損害也存在過錯。根據前文分析,后半部分的處理,不能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而應當適用侵權責任法第六條以判斷非機動車方侵權責任是否構成,同時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的與有過失規則確定非機動車方承擔賠償責任的份額。

根據趙鑫文章所給案例的案情,公安機關認定雙方各負同等責任,這是從發生事故的原因力角度所作的分析。在確定各方責任時,除應以原因力大小為基礎外,還應綜合考慮機動車與非機動車的危險程度、危險可控性等因素,進行利益平衡(這一點也是趙鑫文章的觀點)。在此基礎上,筆者認為,宜確定非機動車方對機動車方所受損失承擔40%的賠償責任,機動車方自負60%責任。

筆者除對趙鑫文章適用法律的觀點有不同意見外,還認為趙鑫文章分析論證中的三個分論點也有可商榷之處。

其一,“機動車與非機動或行人發生交通事故中侵權方只能是機動車”的判斷不能成立。在本文案例中,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雙方均有違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規的違法行為,其違法行為對相對方權益均有侵害,是互為侵權人與被侵權人。現實中,非機動車、行人因違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規侵害機動車方合法權益的事故所在多有,前不久《安徽普法》微信官網發布的《大學生騎車撞上違停法拉利,20萬車損該不該賠?》⑥的案例就是適例。

其二、“特殊侵權中風險控制者應為自身損失買單”的判斷有失偏頗,是以偏概全。特殊侵權的主體通常是高度危險物的控制者或危險活動的控制者,但其自身損失的形成在現實中有各種復雜的樣態,如系其自身原因造成,由其埋單理所當然,但如系他人(包括非機動車方、行人)重大過失乃至故意違法行為所致,也由其自身埋單,而任由違法行為人置身事外,這與任何人都應當對其違法行為承擔責任的法律原則相悖,也是毫無法律依據的,殊難服人。比如上文《大學生騎車撞上違停法拉利,20萬車損該不該賠?案例中,機動車停放在道路上,處于靜止狀態,即使是違停,其對他人帶來的風險與在相同位置停放的非機動車并無二致,此時如仍固守機動車是高度危險物(事實上機動車只有在運行狀態下才是高度危險物)的觀念,其所受損失由其自己埋單,顯然有失公允。而按過錯歸責原則,判定非機動車方、行人根據事故成因中的責任大小對機動車輛損失進行賠償,即便出現行人或非機動車一方得不到賠償甚至倒賠機動車一方的極端情況,也是侵權人咎由自取,符合凡違法者必擔責的法律原則,反而是公平的。

其三、“非機動車一方不承擔機動車一方損失,是法律和法理的應然之義”的推論缺乏事實和法律的大小前提,在邏輯上推不出。趙鑫文章認為,基于機動車的危險特征,“法律加重機動車一方的責任符合公平、正義的法律理念和‘獲得利益的人負危險’的原則,出于這種理念,在發生交通事故時,只要行人不是故意,無論行人在事故中負有主要責任還是次要責任,行人是受害人,機動車為肇事者。肇事車輛在交通事故中,實際上就處于類似作案工具的地位,交通事故中造成的機動車損失,就相當于作案工具損失,要求受害人進行賠償是于法無據的”。然而,在一起特定的交通事故中,加害人就是侵權人的角色,受害人就是被侵權人的角色,不因受害人是機動車方還是非機動車方或行人而讓“侵權人”發生“變臉”,出現角色上的顛倒。在行人因存在違法道路交通管理法規的違法行為造成機動車方損失的場合,硬要將行人說成是受害人,將機動車方說成是肇事人,這就脫離了客觀事實。再者,無過錯歸責原則是針對機動車方侵害他人權益時的特殊規定,并無法律規定機動車方自身是受害人時也適用該規則,前文也已分析,在機動車方自身是受害人時,其主觀狀態不是侵權法律關系的構成要素。由此可見,“非機動車一方不承擔機動車一方損失,是法律和法理的應然之義”的推論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該結論難謂正確。

六、修法建議

根據前文分析,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立法措辭不嚴謹,存在隱含的法律漏洞,且在司法實踐中造成了混亂,確有必要進行修改。筆者建議該條修改如下:

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者損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承擔賠償責任。 

附注:

①,本文得到本院蔣黎明法官的指導,在此表示感謝!

②,奚曉明主編、最高人民法院侵權責任法研究小組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條文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347—350頁。

③④⑤,梁慧星著:《民法解釋學》,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7月修訂版,第215、257、269頁。

⑥,《安徽普法》微信官網2019年2月26日發布,《大學生騎車撞上違停法拉利,20萬車損該不該賠?》

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糖果大陆游戏 dnf女弹药银弹 中国新年的传统 体彩22选5开奖结果 黄金工厂在线客服 僵尸先生 21号视频直播森林狼vs爵士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分分彩开奖历史号码 北京pk计划软件手机免费版 最新时时彩送彩金 北京赛车pk10开奖视频 猿人传奇电子游艺 古墓丽影返水 外星大袭击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