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審判業務 / 民事
好意同乘過程中搭乘人駕車發生事故的責任承擔
發布時間:2017-09-12作者: 趙柏武 編輯:金根林 瀏覽次數:5306

案情:

朱某與胡某系鄰居關系,與吳某系朋友關系。在事故發生之前胡某與吳某相互不相識。2015年10月5日,吳某開車從鎮上到縣城辦事,朱某介紹胡某一起免費搭乘吳某車輛。朱某(未系安全帶)乘坐在副駕駛位置。吳某開車行駛了一段路程后,經朱某建議,吳某將車交由具有駕駛資質的胡某駕駛,不久胡某因操作不當,致使車輛側翻路外,發生致朱某受傷、車輛受損的道路交通事故。吳某所有的車輛經檢測,車輛制動系、轉動系等性能處于原始工作狀態,未見突發性機件故障;朱某傷情非常嚴重,先后共花去醫療費13萬多元,經鑒定為三處八級傷殘。事發后,胡某和吳某各墊付醫療費2萬余元。此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胡某承擔本次事故的全部責任,朱某、吳某不承擔本次事故責任。朱某起訴要求吳某、胡某連帶賠償其損失30萬元。

分歧: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胡某駕駛吳某車輛的行為性質的認定是否構成義務幫工關系。以及朱某的損失應由誰來承擔。

一種觀點認為胡某為吳某駕車構成義務幫工關系,吳某系被幫工人應承擔賠償責任。

另一種觀點認為,朱某系無償搭乘便車,構成好意同乘,應適當減輕侵權者的賠償責任。吳某與胡某不構成義務幫工關系,應適用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由胡某承擔賠償責任。

合議庭最終采納第二種觀點,判決胡某賠償朱某各項損失的70%共18萬余元(墊付款從中扣除),其余損失由朱某自行承擔。

評析:

一、是否構成義務幫工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的規定,幫工是指自愿無償地為他人提供勞務。幫工人是指為他人無償提供勞務的人,被幫工人是接受他人提供無償勞務的人。幫工關系具有明顯的法律特征:1、幫工具有無償性特征,幫工人不向對方要求給付報酬,如果幫工人要求對方支付報酬,不管該報酬是以金錢方式、勞務方式或其他方式體現出來,則會徹底改變法律關系的屬性。2、幫工關系是一種單務合同。幫工關系中,僅要求幫工人一方負擔給付義務,不需要對方負擔給付義務,也就是說幫工人向被幫工人提供幫工不需要被幫工人提供某種給付為對價;3、幫工關系具有臨時性特點。

朱某在庭審中辯稱胡某在中途的駕駛行為構成對車主吳某的義務幫工,吳某應承擔連帶責任。我們根據上述義務幫工的含義和特征不難看出,義務幫工是一種純粹義務性行為,幫工人不能在幫工行為中給被幫工人設立義務而獲得任何利益,本案中胡某駕車行為,顯然車上所有在座人員包括胡某本人均從其駕車行為中得到利益,不符合義務幫工的特點,故本院不予采納朱某的辯論意見。

二、是否構成好意同乘

好意同乘是指司機在不影響自己既定的路線的前提下,助人為樂,好意施惠不向乘車人收取任何費用而將其送到目的地的行為。構成好意同乘的要件有:1、機動車駕駛人并非為搭乘人的目的而運營或者行駛,而是為了駕駛人的目的,或兩者為同一目的。2、搭乘人搭乘機動車須為無償,如有償乘坐他人車輛則構成客運合同關系。3、搭乘人應當經過機動車駕駛人的同意,未經同意而搭乘者,不構成好意同乘。

本案中,吳某因自己辦事而駕車去縣城,朱某經吳某同意后無償搭車,吳某車輛并非營運車輛,且未收取任何費用,對朱某而言,不論事發時駕駛者為誰,均符合好意同乘的特征,應當認定為好意同乘關系。

三、本案的處理

《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規定“因租賃、借用等情形機動車所有人與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時,發生交通事故后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由機動車使用人承擔賠償責任;機動車所有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本法條采用列舉方式規定租賃、借用等情形,并非必然限于租賃和借用的兩種情形下的適用,本案中,胡某與吳某屬于其他“等情形”下的機動車所有人與使用人不是同一人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機動車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對損害的發生有過錯,并適用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確定其相應的賠償責任:(一)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機動車存在缺陷,且該缺陷是交通事故發生原因之一的;(二)知道或者應當知道駕駛人無駕駛資格或者未取得相應駕駛資格的;(三)知道或者應當知道駕駛人因飲酒、服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或者麻醉藥品,或者患有妨礙安全駕駛機動車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駕駛機動車的;(四)其它應當認定機動車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過錯的”。第二條規定“未經允許駕駛他人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當事人依照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請求由機動車駕駛人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機動車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但具有侵權責任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情形的除外”。本案中,胡某具有駕駛資格,不存在飲酒等情形,車主吳某作為所有人不存在過錯,胡某是經過允許的駕駛人,可以按上述第二條的規定參照處理。

公民的身體健康權受法律保護,受到侵害應獲得相應的賠償。本案中,吳某經朱某建議將車輛交由具有駕駛資格的胡某駕駛,此時胡某應視為經過允許的具有完全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的機動車駕駛人員,應當安全謹慎駕駛,由于其操作不當而發生交通事故,負事故的全部責任,胡某存在重大過錯。而朱某在好意同乘的情形下,乘車過程中未系安全帶,未盡到保護自身的安全注意義務,應當酌情減輕胡某的賠償責任。綜合考慮以胡某承擔朱某各項損失的70%為宜。其余損失由朱某自行承擔。

 

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龙虎相斗谁是赢家 竞彩足球专家预测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 牌九技巧口诀推 宝贝计划彩票预测软件 江苏五分彩票计划 时时直播自由的百科 21游戏 北京pk赛车计划规律软件下载 排列三6码组选六最大遗漏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 二八杠棋牌娱乐 精英三肖六码 彩票如何双向刷流水 万人炸金花最新版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