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裁判文書 / 民事審判
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與吳丹丹、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何海炎、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建筑分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4-02-21 瀏覽次數:14738

安徽省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4)宜民二終字第0003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寶山區。

法定代表人:張培義,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蔡祥,上海市協力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秦屹,上海市協力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吳丹丹,女,住安徽省安慶市宜秀區。

委托代理人:江東,安慶市迎江區華中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安慶市。

法定代表人:張斌,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麗芳,女住浙江省上虞市。

原審被告:何海炎,男,戶籍地浙江省上虞市,經常居住地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

委托代理人:李麗芳,女,住浙江省上虞市。

原審被告: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建筑分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寶山區。

負責人:吳彥俊,該分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蔡祥,上海市協力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秦屹,上海市協力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十三冶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吳丹丹、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以下簡稱中房公司)、原審被告何海炎、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建筑分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法院(2013)迎民二初字第0002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3年12月2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上海十三冶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秦屹,被上訴人吳丹丹的委托代理人江東,被上訴人中房公司及原審被告何海炎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麗芳,原審被告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秦屹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2010年4月12日,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與中房公司簽訂了一份建設工程分包合同,合同約定,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將其承包的安慶大發·宜景城一期中1-18棟,1-19棟,1-20棟,1-21棟,1-25棟,1-26棟,1-27棟,1-30棟,1-31棟,1-32棟和1-35棟共十一棟含主體結構在內的住宅樓分包給中房公司承建。承包方式為包人工、包材料(甲供砼除外)、包機械、包工期、包質量、包安全、包環境管理、包文明施工等等。合同簽訂后,中房公司向上海十三冶公司出具一份授權委托書,委托何海炎為安慶大發·宜景城一期工程的代理人,代理權限:合同的談判和簽署、項目管理、工程結算;工程資金、費用結算;甲供材料、物品領用確認及所有與該工程相關的文件資料的簽署和簽收,代理人的行為均代表中房公司,代理人的簽字以以下顯示為準,中房公司予以承認并承擔責任。2010年1月起,原告向何海炎供應材料(鉛絲、圓釘等)。2011年10月1日,何海炎向原告出具一份欠條,載明共欠原告貨款108783.50元,同時注明已經付款20000元。

原審認為: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將其承包的大發宜景城的涉案工程分包給中房公司承建,中房公司應為工程的實際施工人。何海炎經中房公司授權為中房公司的代理人,其就工程施工而實施的民事行為應視為中房公司的行為。何海炎欠原告貨款,并出具了欠條,中房公司應當履行貨款給付義務。因被告未依約履行貨款給付義務,故原告要求被告自2013年1月9日起至付清款項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利息的訴訟請求,應予支持,故中房公司應當向原告給付貨款及利息。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作為工程的承包人,其將含主體結構在內的工程分包給中房公司,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八條的規定,因十三冶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資格,其民事責任應由上海十三冶公司承擔,故上海十三冶公司對該貨款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原告要求其他被告承擔貨款給付義務,無法律依據,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一、被告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清償原告吳丹丹貨款88783.50元及利息(并自2013年1月9日起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至清償之日止);被告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三、駁回原告吳丹丹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2020元,由被告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和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共同負擔。

上海十三冶公司上訴稱:一審法院以上訴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八條的規定,認定上訴人對中房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系適用法律錯誤。買賣合同應嚴格遵守合同相對性原則,突破合同相對性必須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和相關司法解釋明確規定,承包人轉包或違法分包建設工程與他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行為無效,并未規定承包人將建設工程轉包、違法分包給他人后,需要為他人從事的買賣等合同行為承擔連帶付款責任。一審法院既然已經認定被上訴人吳丹丹與被上訴人中房公司之間形成買賣合同關系,那么依法應當由中房公司對吳丹丹承擔民事責任。故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二項,依法改判駁回被上訴人吳丹丹對上訴人的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吳丹丹在庭審中辯稱:一、本案上訴人明顯違反《建筑法》的規定,將自己承建的工程分包給他人,應承擔違約賠償責任,才能對其行為予以制裁。二、與本案的被上訴人簽訂合同的都是第三工程處的負責人何海炎,所有的服裝等都是上海十三冶公司提供的。被上訴人完全有理由相信其是上海十三冶公司的工作人員,只是在后來才了解到何海炎是掛靠的。三、所有建筑材料都是用于該工程的建設,工程款應當由承建方支付。綜上,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中房公司在庭審中辯稱:一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涉案工程2011年竣工,上海十三冶公司還沒有跟我們結算工程款,故被上訴人訴求的貨款應由上海十三冶公司承擔。

經審理查明: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基本屬實,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何海炎與中房公司系掛靠關系。

本院認為:本案原告吳丹丹起訴的主要證據是何海炎于2011年10月1日出具的一份《欠條》及中房公司出具給上海十三冶公司的一份《授權委托書》。《欠條》載明的內容表明何海炎是債務人,吳丹丹是債權人。該欠條出具之后,何海炎尚履行了部分給付義務。一、二審庭審中,何海炎對欠款事實亦不持異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八十四條第二款,“債權人有權要求債務人按照合同的約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規定履行義務”之規定,吳丹丹要求債務人何海炎支付欠款的訴訟主張具有事實依據及法律依據,一審判決駁回吳丹丹的該項訴請明顯不當,依法應予糾正。因何海炎與中房公司之間系掛靠關系,且中房公司對欠款事實自始未提出異議,故依法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由于涉案的《授權委托書》是中房公司出具給上海十三冶公司而非出具給吳丹丹,依據該份委托書,只能認定是中房公司授權何海炎與上海十三冶公司實施民事行為,故吳丹丹所謂其有理由相信何海炎代表上海十三冶公司的訴訟主張缺乏事實依據。根據合同相對性原理,一審判令上海十三冶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證據不足,依法應予糾正。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法院(2013)迎民二初字第00029號民事判決第三項即:駁回原告吳丹丹其他訴訟請求;

二、撤銷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法院(2013)迎民二初字第00028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即:被告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清償原告吳丹丹貨款88783.50元及利息(并自2013年1月9日起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至清償之日止)與被告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三、何海炎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吳丹丹貨款88783.50元及利息(自2013年1月9日起至本判決確定給付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

四、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對何海炎的上述給付義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2020元,由何海炎及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2020元,由何海炎及安慶市中房建筑安裝工程公司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2020元系上訴人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設有限公司預交,待本判決履行時逕付上訴人)。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張勤勤

代理審判員  甘  丹

代理審判員  陳瀾競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

 

書  記  員  丁  俊

 

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赚钱快的化妆品招商 推币机用磁石作弊 江西11选五人工计划app 湖南快乐10分两胆全中 北京pk10冠军计划群 娱网棋牌官方版 时时彩人工计划 海口一条龙多少钱 最新版老虎机合集拉霸 快速时时的套路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 冰上曲棍球直播比分 欢乐斗地主 辽宁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赌博摇骰子怎么猜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