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裁判文書 / 民事審判
占善竹與安慶市宜秀運輸有限公司掛靠經營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4-02-21 瀏覽次數:14378

安徽省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4)宜民二終字第00013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占善竹,男,住安徽省懷寧縣。

委托代理人:張世龍,安徽文法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安慶市宜秀運輸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

法定代表人:丁金華,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畢志飛,安慶中皖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占善竹因與被上訴人安慶市宜秀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宜秀運輸公司)掛靠經營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法院(2013)迎民二初字第0014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3年12月3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的委托代理人張世龍,被上訴人的法定代表人丁金華、委托代理人畢志飛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認定:宜秀運輸公司與占善竹簽訂一份汽車掛靠合同,約定將占善竹的皖H09390號貨車掛靠在宜秀運輸公司名下經營運輸,占善竹對該車輛擁有所有權及管理權,掛靠期間自2010年3月10日到2012年3月10日止,掛靠費用為每年500元。掛靠期間,該車輛以宜秀運輸公司的名義進行運營;經營期間發生的各種債權債務自行處理,與宜秀運輸公司無關;該車輛的保險及其他項目的保險,由占善竹自行辦理或由宜秀運輸公司代辦,所有費用由占善竹自行承擔;車輛的產權、管理權屬于占善竹,產生的收益歸占善竹支配和使用,宜秀運輸公司不得干涉占善竹的正常使用;占善竹必須遵守交通法規,積極參加宜秀運輸公司的安全活動,加強車輛保護,按規定進行正常年檢;掛靠車輛發生車輛損失或交通事故,占善竹除應及時報案外,還應及時通知宜秀運輸公司,宜秀運輸公司在接到報案后,征得占善竹同意,協助占善竹處理事故,一切費用由占善竹承擔。

2011年4月9日,占善竹雇傭的司機屠平君駕駛皖H09390號貨車運輸過程中,沿X012線行駛至5KM+300M處,因車廂貨物(大樹)與橫跨公路的電纜線發生掛帶,造成電纜線、有線電視線、相關電桿受損以及何大勇受傷的交通事故。4月10日,桐城市公安局交警大隊作出事故認定書,認定屠平君負本起事故的全部責任。嗣后,何大勇訴至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要求宜秀運輸公司和屠平君賠償損失,經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和安徽省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判決宜秀運輸公司賠償何大勇各項損失178368.12元,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付清,屠平君承擔連帶責任,宜秀運輸公司同時承擔案件受理費3851元。2013年7月2日(案件執行期間),宜秀運輸公司與何大勇就上述兩項費用182219.12元達成分期付款的和解協議。

原審另查明:2011年7月4日,占善竹向皖H09390號車輛的保險人安邦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出具一份放棄索賠權利聲明書,稱車上人上樹拉電纜線屬傷者個人行為,未經車輛同意的私自行為,放棄對上樹者摔傷的醫療費、誤工費等一切人傷損失向保險公司索賠。并載明其承諾內容完全出自占善竹真實意思表示。占善竹在該聲明書尾部署名,宜秀運輸公司加蓋了印章。

原審認為:民事活動應當誠實守信。原、被告雙方簽訂的車輛掛靠經營合同合法有效,雙方應當共同信守合同約定。車輛掛靠經營期間,車輛運營過程中發生事故,造成對第三方何大勇的賠償責任,經法院終審判決,原告承擔的賠償責任為182219.12元,依車輛掛靠經營合同約定,該損失的最終賠償責任應由被告承擔,故被告應立即給付原告182219.12元,由原告對第三方進行賠償。因本案是原被告之間的掛靠經營合同糾紛,屠平君非該合同的當事人,依法不屬于必須參加訴訟的當事人,故被告請求追加屠平君作為本案被告的意見,沒有法律依據,不予采納。被告稱該事故系其聘請的駕駛員屠平君擅自運輸造成的,原審認為,被告本人有對車輛的直接管理的權利,尚不能完全掌控車輛的運輸,而要求原告履行監管義務,顯然于理不合,故被告辯稱原告作為掛靠單位,沒有履行監管義務,而要求原告承擔一定責任的抗辯理由,不予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之規定,判決:被告占善竹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給付原告安慶市宜秀運輸有限公司182219.12元。案件受理費3940元,保全費1520元,合計5460元,由被告占善竹負擔。

上訴人占善竹上訴稱:一、原審遺漏當事人,應追加屠平君參加本案訴訟。屠平君系皖H09390號貨車駕駛員,但事故發生時并非上訴人指派,而是其個人行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若干問題的解釋》,雇員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人損害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屠平君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二、上訴人所有的車輛掛靠在被上訴人處,并投保了交強險及商業險,但2011年7月4日上訴人在安邦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簽署一份放棄索賠權利聲明書,被上訴人加蓋公司公章。因車輛投保人是被上訴人,上訴人放棄權利是沒有法律效力的,被上訴人加蓋公章才是導致不能索賠的根本原因。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系掛靠關系,被上訴人每年收取了500元管理費,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以掛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當事人請求由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所以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應承擔連帶責任。原審判決被上訴人不承擔責任顯然違背法律規定。故請求二審撤銷原判,發回原審法院重審。

被上訴人庭審中辯稱:一、本案是掛靠合同糾紛,和駕駛員無關,原審沒有遺漏當事人;二、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雖然被上訴人是登記車主,但上訴人是車輛的經營管理人,交通事故發生后,上訴人逃避責任,將責任轉嫁給被上訴人,欺騙被上訴人在保險公司放棄索賠聲明書上蓋章,導致無法進行保險索賠;三、掛靠期間,被上訴人只收取500元的管理費,用于車輛登記,被上訴人已經履行了管理義務。請求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經審理查明:原審認定的案件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上訴人占善竹與被上訴人安慶市宜秀運輸有限公司掛靠經營合同關系依法成立,雙方應嚴格按約履行各自的義務。涉案車輛在掛靠經營期間,發生交通事故后,被上訴人依據生效判決向受害方何大勇承擔賠償責任,現又依據雙方掛靠合同的約定,向上訴人主張該賠償責任具有事實依據。上訴人認為,駕駛員應對事故所造成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應追加駕駛員參加訴訟。本院認為,駕駛員是上訴人聘請的員工,其與雇員之間的法律關系與本案不屬同一法律關系,故對上訴人的該項上訴理由,不予采納。上訴人還認為,在保險公司放棄索賠聲明書中,因被上訴人是投保人,其在聲明書中加蓋公章是導致無法進行保險索賠的根本原因。本院認為,被上訴人雖為投保人,但上訴人系涉案車輛的實際車主,在雙方的掛靠合同中,約定掛靠車輛的保險由上訴人自行辦理,所有費用自行承擔。依據該約定,上訴人應自行辦理保險,繳納保險費用同時亦享有保險利益。在2011年4月9日發生交通事故后,上訴人于同年7月4日在《放棄索賠權利聲明書》中表示“車上人上樹拉電纜屬傷者個人行為,未經車主同意的私自行為”,并表明放棄索賠的承諾是占善竹真實意思表示。從該內容足以反映,放棄索賠是上訴人對權利的放棄,現又要求被上訴人承擔賠償責任,顯然違反了民事活動禁止反言的原則。關于上訴人認為應由其與被上訴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上訴理由,因本案被上訴人與駕駛員對受害方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已經有生效法律文書確定,且連帶責任只是針對因事故造成損害的受害方而言,對掛靠合同的雙方應按掛靠合同的約定確定權利義務。綜上,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3940元,由上訴人占善竹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董華敏

代理審判員  陳瀾競

代理審判員  甘  丹

 

二0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

 

書  記  員  丁  俊

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体彩排列三中奖号结果今天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香港一句玄机解一肖?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表 时时彩12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不 3d动画 北京时时正规吗 玩彩票大平台下载 亚瑟王传奇电子书 赛车计划2视角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1分赛车网页版计划 云南时时是统一的吗 三分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