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裁判文書 / 刑事審判
朱其云、胡瓊販賣毒品二審刑事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4-02-17 瀏覽次數:18533

安徽省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判 決 書

(2014)宜刑終字第00002號

原公訴機關安徽省太湖縣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朱其云(綽號長毛、阿龍、龍哥),男,漢族,小學文化,因犯盜竊罪于1996年8月2日被浙江省溫州市甌海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因犯搶劫罪于2000年1月24日被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2003年8月16日刑滿釋放;因本案于2013年2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9日被逮捕。現羈押于太湖縣看守所。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胡瓊,女,漢族,小學文化,因本案于2013年2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9日被逮捕。現羈押于安慶市看守所。

辯護人胡國松,安徽競鳴律師事務所律師。

太湖縣人民法院審理太湖縣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朱其云、胡瓊犯販賣毒品罪一案,于二0一三年十一月六日作出(2013)太刑初字第00119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朱其云、胡瓊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閱卷、訊問被告人,聽取辯護人意見,認為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2012年5月,被告人朱其云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16“個”冰毒(甲基苯丙胺),除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外,將另一部分在太湖縣販賣,從中獲利。2013年2月,被告人朱其云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冰毒后,通過太湖至臨安班線客車,以托運衣物的方式將冰毒交給被告人胡瓊販賣。2013年2月9日,被告人朱其云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15“個”冰毒,除自己吸食和販賣外,另將部分冰毒交給胡瓊販賣。具體販賣情況如下:

(一)被告人朱其云單獨販賣毒品7.45克(其中冰毒6.89克、麻古0.56克)。

1、2012年5月26日晚,被告人朱其云攜帶從浙江臨安上線處購買的冰毒16“個”乘車返回太湖縣,在太湖縣晉熙鎮高界路“盈家”賓館客房內,通過唐某某(已判決)介紹向曹某販賣冰毒1.2克,得款800元;向張某某販賣冰毒0.7克,麻古2粒(0.2克),得款500元。

2、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晚上,洪某某為吸食冰毒托吸毒人員陳某某購買,并讓郭某帶現金交給陳某某。陳某某找吸毒人員戴某某幫忙購買,后被告人朱其云在105國道太湖縣晉熙鎮岔路加油站附近向戴某某販賣冰毒3.2克,得款1 800元。

3、2013年2月10日,被告人朱其云在其家中向胡某某販賣冰毒0.6克,得款600元。

4、2013年2月10日晚,被告人朱其云在太湖縣新城“一簇蓮花”超市門口向汪某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

5、被告人朱其云被太湖縣公安局民警抓獲時,從其身上查獲了冰毒和麻古,經鑒定共計冰毒0.89克,麻古0.36克。

(二)被告人朱其云、胡瓊共同販賣毒品10.80克。

1、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法華路狀元府酒店邊向孫某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長河路福星花園小區門口附近,向孫某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

2、2012年農歷臘月的一天,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小學門口,向汪某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

3、2013年2月7日左右的一天,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法華路金潤萬家超市門口向曹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2013年2月8日晚,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人民路御家快捷賓館樓下向曹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

4、2013年2月7日,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人民路天煌大酒店附近,向李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2013年2月,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人民路太湖人家賓館,向李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

5、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下午,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法華路華美大酒店附近向鄭某某販賣冰毒0.6克,得款500元;三四天后的一天下午,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人民路洪云賓館附近鄭某某的車上,向鄭某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

6、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工業園區山里郎酒店門口向劉某某販賣冰毒0.9克,得款500元;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晚上,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法華路奧巴馬賓館后門院子里向劉某某販賣冰毒0.6克,得款500元;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下午,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法華路奧巴馬賓館后門院子里向劉某某販賣冰毒0.6克,得款500元。

7、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下午,被告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凍庫附近的“王雨飯店”門口向戴某某販賣冰毒0.85克,得款500元。

8、2013年2月9日,被告人朱其云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15“個”冰毒,除自己吸食及販賣外,另將部分冰毒交給胡瓊販賣。被告人胡瓊于2013年2月11日至13日分別向汪某某(一次0.4克,一次0.3克)、曹某(0.8克)、周某(0.85克)予以販賣。胡瓊交給朱其云人民幣3 200元。

原判依據相關人員通話記錄、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刑事照片、辨認筆錄、檢驗報告、扣押清單等相互印證的證據認定上述事實。

原判認為:被告人朱其云單獨販賣毒品7.45克(其中冰毒6.89克、麻古0.56克),伙同被告人胡瓊共同販賣冰毒10.80克,兩被告人的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系共同犯罪。太湖縣人民檢察院對被告人朱其云、胡瓊的指控成立。鑒于被告人朱其云以販養吸,量刑時考慮其吸食毒品的情節,酌情處理;被告人朱其云有前科劣跡,對其量刑時予以考慮。根據被告人朱其云、胡瓊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經太湖縣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三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以被告人朱其云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被告人胡瓊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公安機關扣押的被告人朱其云毒資10 000元,被告人胡瓊毒資6 000元予以沒收;公安機關扣押的冰毒0.89克,麻古0.36克予以沒收,由公安機關處理。

宣判后,被告人朱其云、胡瓊不服,均提出上訴。朱其云上訴提出,原審認定其販賣毒品給戴某某3.2克事實不存在,給胡某某的毒品0.6克不是販賣,而是其請胡某某吸的,不構成販賣。其沒有托運毒品給胡瓊,胡瓊販賣的毒品與其無關。其和胡瓊不構成共同犯罪。

被告人胡瓊上訴認為,原判認定其與朱其云共同販賣毒品10.8克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其在朱其云的指使下只販賣了2.35克毒品。2013年2月9日以前其沒有毒品來源。在共同犯罪中,其受朱其云指使,幫助朱其云販賣毒品,所得毒資全部交給朱其云,應當認定其為從犯,故請求二審法院對其從輕處罰。

上訴人胡瓊的辯護人辯護認為,原判認定朱其云通過長途客車托運毒品給胡瓊的事實證據不足,胡瓊在2013年2月9日以前沒有毒品來源。原判認定毒品數量依據不足,戴某某證言購買冰毒0.8克,而一審法院認定為0.85克不妥。在胡瓊與朱其云販賣2.35克毒品的共同犯罪中,應當認定胡瓊為從犯,建議法院根據胡瓊的犯罪事實,對其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2年5月,上訴人朱其云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16“個”冰毒(甲基苯丙胺),除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外,其余冰毒在太湖縣販賣。2013年2月,上訴人朱其云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冰毒后,通過太湖至臨安班線客車,以托運衣物的方式將冰毒交給上訴人胡瓊販賣。2013年2月9日,上訴人朱其云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15“個”冰毒,除自己吸食和販賣外,另將部分冰毒交給胡瓊販賣。具體販賣情況如下:

(一)上訴人朱其云單獨販賣冰毒6.89克、麻古0.56克。

1、2012年5月26日晚,上訴人朱其云攜帶從浙江臨安上線處購買的冰毒16“個”乘車返回太湖縣,在太湖縣晉熙鎮高界路“盈家”賓館客房內,通過唐某某(已判決)介紹向曹某販賣冰毒1.2克,得款800元;向張某某販賣冰毒0.7克,麻古2粒(0.2克),得款500元。

2、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晚上,洪某某為吸食冰毒托吸毒人員陳某某購買,并讓郭某帶現金交給陳某某。陳某某找吸毒人員戴某某幫忙購買,后上訴人朱其云在105國道太湖縣晉熙鎮岔路加油站附近向戴某某販賣冰毒3.2克,得款1 800元。

3、2013年2月10日,上訴人朱其云在其家中向胡某某販賣冰毒0.6克,得款400元。

4、2013年2月10日晚,上訴人朱其云在太湖縣新城“一簇蓮花”超市門口向汪某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

5、上訴人朱其云被太湖縣公安局民警抓獲時,從其身上查獲了冰毒和麻古,并扣押現金10 000元。經鑒定被查獲的冰毒0.89克,麻古0.36克。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證人唐某某、曹某、張某某的證言證明:2012年5月26日晚上,通過唐某某的介紹,在太湖縣晉熙鎮高界路“盈家”賓館客房內,朱其云分別向曹某販賣冰毒1.2克,得款800元;向張某某販賣冰毒0.7克,麻古2粒(0.2克),得款500元。

(2)證人洪某某、郭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晚上,洪某某為吸食冰毒托吸毒人員陳某某購買,并讓郭某帶2 000元現金交給陳某某。

(3)證人陳某某、戴某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晚上,陳某某收到洪某某讓郭某轉交的2 000元錢,由戴某某電話聯系朱其云購買了4包(3.2克)冰毒,付款1 800元。

(4)證人胡某某的供述證明:2013年2月10日,其聯系上朱其云后,到朱其云的家中購買冰毒0.6克,付款400元。

(5)證人汪某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10日晚,其在太湖縣新城“一簇蓮花”超市門口向朱其云購買冰毒0.3克,付款300元。

(6)上訴人朱其云的供述證明:2012年5月26日晚上,其通過唐某某的介紹,在太湖縣晉熙鎮高界路“盈家”賓館客房內,分別向曹某販賣冰毒2個,得款800元;向張某某販賣冰毒一個,麻古2粒(0.2克),得款500元。2013年2月10日晚,其在太湖縣新城“一簇蓮花”超市門口向汪某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

(7)曹某、戴某某、胡某某、汪某某的辨認筆錄及照片證明:經辨認朱其云即是向其販賣毒品的男子“長毛”。

(8)扣押物品清單及照片證明:公安機關在朱其云處查獲0.89克冰毒和0.36克麻古及現金10 000元。

(9)安慶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毒品檢驗報告證明:公安機關在朱其云處查獲的0.89克冰毒和0.36克麻古含甲基苯丙胺成分。

(10)溫州市甌海區人民法院(1996)甌刑初字第197號刑事判決書、寧波市海曙區人民法院(2000)甬海刑少初字第2號刑事判決書、浙江省十里豐監獄及浙江省南湖監獄的罪犯檔案資料證明:上訴人朱其云曾經于1996年、2000年因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并于2003年8月16日刑滿釋放。

(11)戶籍證明證實上訴人朱其云的身份情況。

(12)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太湖縣公安局立案決定書及抓獲經過證明:上訴人朱其云涉嫌販賣毒品一案于2012年7月18日立案,上訴人朱其云于2013年2月14日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二)上訴人朱其云、胡瓊共同販賣毒品10.80克。

1、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法華路狀元府酒店邊向孫某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長河路福星花園小區門口附近,向孫某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

2、2012年農歷臘月的一天,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小學門口,向汪某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

3、2013年2月7日左右的一天,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法華路金潤萬家超市門口向曹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2013年2月8日晚,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人民路御家快捷賓館樓下向曹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

4、2013年2月7日,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人民路天煌大酒店附近,向李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2013年2月,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人民路太湖人家賓館,向李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

5、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下午,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法華路華美大酒店附近向鄭某某販賣冰毒0.6克,得款500元;三四天后的一天下午,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人民路洪云賓館附近鄭某某的車上,向鄭某某販賣冰毒0.3克,得款300元。

6、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新城工業園區山里郎酒店門口向劉某某販賣冰毒0.9克,得款500元;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晚上,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法華路奧巴馬賓館后門院子里向劉某某販賣冰毒0.6克,得款500元;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下午,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法華路奧巴馬賓館后門院子里向劉某某販賣冰毒0.6克,得款500元。

7、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下午,上訴人胡瓊在太湖縣晉熙鎮凍庫附近的“王雨飯店”門口向戴某某販賣冰毒0.8克,得款500元。

8、2013年2月9日,上訴人朱其云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15“個”冰毒,除自己吸食及販賣外,另將部分冰毒交給胡瓊販賣。上訴人胡瓊于2013年2月11日至13日分別向汪某某(一次0.4克,一次0.3克)、曹某(0.8克)、周某(0.85克)予以販賣。胡瓊交給朱其云人民幣3 200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黨某的證言證明:其和朱其云在杭州系情人關系,也認識胡瓊,聽朱其云說胡瓊是他的未婚妻。2013年2月聽朱其云說曾將十幾克冰毒藏在衣服里讓一位姓張的長途客車司機托運給胡瓊。

(2)證人張某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9日以前,長毛兩次托其帶東西給他老婆,一次是膠帶封好的茶葉樣品,一次是紙袋裝的衣服,兩次東西都是同一個女人拿的。

(3)證人孫某某的證言證明: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其在太湖縣新城法華路狀元府酒店邊向長毛的老婆購買冰毒0.8克,付款500元;2012年農歷臘月底的一天,其在太湖縣新城長河路福星花園小區門口附近向長毛老婆購買冰毒0.8克,付款500元。且第二次購買的冰毒是為劉某購買并讓汪某某帶給劉某,劉某后來還認為分量少了。另證明,曾聽朱其云說他在外地借了些毒品通過長途客車托運到太湖給他的老婆(情人)。

(4)證人汪某某的證言證明:2012年農歷臘月的一天,其在太湖縣新城小學門口向“長毛”老婆購買冰毒0.3克,付款300元。2013年2月11日、12日兩次從“長毛”老婆手中分別購買冰毒0.4克、0.3克,分別付款200元、300元。其中有兩次是和吉某一起吸食了。另證明,聽劉某說,托孫某某從“長毛”老婆那購買的500元冰毒,分量太少,后來其還找了“長毛”老婆問了,她講這事與其無關。

(5)證人吉某的證言證明:其有兩次與汪某某吸食冰毒,聽汪某某講冰毒是從長毛老婆那買的。另證明汪某某為劉某托孫某某買的冰毒分量不足的問題找過長毛老婆。

(6)證人曹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7日左右的一天、2月8日及2月11日,其三次在“長毛”老婆處分別買了500元0.8克冰毒。

(7)證人李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6日,其與長毛聯系后得知長毛老婆的電話,2月7日聯系長毛老婆后買了300元0.3克冰毒;第二次又電話聯系長毛老婆買了500元0.8克冰毒。

(8)證人鄭某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9日前,其通過張某聯系,從長毛老婆手中買了500元0.6克冰毒與張某一起吸食。第二次其聯系長毛老婆買了300元0.3克冰毒。

(9)證人張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9日前,鄭某某找其要了長毛老婆的電話,并從長毛老婆那買了500元0.6克冰毒,后其與鄭某某一起吸食。

(10)證人劉某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9日前,其在太湖縣新城工業園區山里郎酒店門口從長毛老婆“胡奶奶”手中購買了500元0.9克冰毒,當時蔡某也在場;另兩次在太湖縣晉熙鎮法華路奧巴馬賓館后門院子里從戴眼鏡的女人那分別購買500元0.6克冰毒,其中一次和蔡某一起吸食。

(11)證人蔡某的證言證明:在太湖縣新城工業園區山里郎酒店門口其看見劉某某從長毛老婆“胡奶奶”手中購買了500元0.9克冰毒;另外一次在太湖縣晉熙鎮法華路奧巴馬賓館后門院子劉某某從這個胡奶奶手中買了500元0.6克冰毒,后來兩人一起吸食。

(12)證人戴某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下午,其在太湖縣晉熙鎮凍庫附近的“王雨飯店”門口從長毛情人(戴眼鏡的女人)買了500元0.8克冰毒。

(13)證人周某的證言證明:2013年2月13日凌晨四時多,自己聯系不上長毛,就打電話給長毛老婆要買冰毒,長毛老婆講讓長毛聯系自己,后長毛發來卡號,自己將500元錢存入該賬號,后來長毛老婆送來1克冰毒。

(14)上訴人朱其云供述證明:2013年2月9日,其從浙江省臨安市購買15“個”冰毒,除自己吸食及販賣外,另將部分冰毒交給胡瓊販賣。后胡瓊交給其人民幣3 000元,付賓館200元房費。其知道胡瓊于2013年2月11日至13日分別向汪某某賣過一次0.4克,當時汪某某只給200元,還欠100元錢,汪某某還發了短信告訴自己。還有一個人將500元錢打到自己的卡上,胡瓊才把冰毒給了他。另證明2013年2月9日前其曾托司機張某某捎過衣服和茶葉樣品給胡瓊。

(15)上訴人胡瓊的供述證明:2013年正月初二其將朱其云給的0.4克冰毒賣給汪某某,汪某某當時只給了200元,還欠了100元。

(16)孫某某、汪某某、曹某、李某、周某、戴某某、張某、黨某、張某某等辨認筆錄均辨認出長毛即上訴人朱其云,長毛老婆就是上訴人胡瓊;劉某某、鄭某某、蔡某、吉某等辨認筆錄均辨認出長毛老婆就是上訴人胡瓊。

(17)人體尿樣毒品檢測報告證明:上訴人朱其云、胡瓊及證人蔡某、劉某某、鄭某某、曹某、孫某某、李某、汪某某、戴某某、胡某某的尿樣檢測結果證明上述人員均吸食了冰毒。

(18)朱其云、胡瓊手機中的短信照片證明:朱其云與汪某某、周某與胡瓊之間的短信聯系情況。

(19)戶籍證明證實上訴人胡瓊的身份信息。

(20)扣押物品清單證明在胡瓊處查扣20個透明小塑料袋及6 000元現金。

(21)抓獲經過證明上訴人胡瓊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

(22)上訴人朱其云、胡瓊的手機通信記錄證明上訴人朱其云、胡瓊與相關人員的通聯記錄。

針對上訴人朱其云提出其販賣毒品給戴某某3.2克事實不存在,給胡某某的毒品0.6克不是販賣,而是其請胡某某吸的,不構成販賣。經查,其販賣冰毒3.2克給戴某某的事實,有證人戴某某的證言、辨認筆錄、通話清單證實,還有證人陳某某、郭某、洪某某等人證言佐證。其販賣冰毒0.6克給胡某某的事實有胡某某的證言、通話清單、辨認筆錄證實。故其辯解沒有販賣冰毒給戴某某、胡某某的理由不能成立。

針對上訴人朱其云提出其沒有托運毒品給胡瓊,胡瓊販賣的毒品與其無關,上訴人胡瓊及其辯護人提出2013年2月9日前胡瓊與朱其云不構成共同犯罪,胡瓊沒有毒品來源,上訴人胡瓊與朱其云構成共同犯罪缺乏相應的證據。經查,朱其云供述其通過長途客車司機張某某托運衣物、茶葉等物品給胡瓊,得到證人張某某的證實,證人孫某某、黨某的證言亦證明聽朱其云講其在衣物中夾帶毒品托運給胡瓊,故上訴人胡瓊于2013年2月9日以前販賣冰毒的行為能夠認定為朱其云與胡瓊共同行為。故上訴人朱其云上訴提出不構成共同犯罪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針對辯護人提出胡瓊與朱其云販賣毒品的共同犯罪中,應當認定胡瓊為從犯,經查,上訴人胡瓊與朱其云在共同犯罪中均行為積極,作用相當,不宜區分主從犯。故辯護人該項辯護意見不能成立。

針對辯護人提出其中胡瓊販賣給戴某某的冰毒應認定為0.8克的事實,有證人戴某某的證言予以證實,該項辯護意見能夠成立。

本院認為:上訴人朱其云、胡瓊違反國家對毒品管理的規定,多次向他人販賣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毒品,其中朱其云單獨販賣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冰毒6.89克,麻古0.56克,計販賣甲基苯丙胺類毒品7.45克;上訴人朱其云、胡瓊共同販賣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冰毒10.75克,其行為均構成販賣毒品罪,且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兩上訴人均行為積極,作用相當,不宜區分主從犯。上訴人朱其云系以販養吸,考慮其吸食毒品的情節,可酌情從輕處罰;上訴人朱其云有前科劣跡,依法可酌情從重處罰。上訴人朱其云否認販賣冰毒給戴某某和胡某某以及兩上訴人不構成共同犯罪的上訴理由與查明事實不符,不能成立。上訴人胡瓊認為其沒有毒品來源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認為其在共同犯罪中應當構成從犯的辯護意見亦不能成立。上訴人胡瓊的辯護人認為販賣給戴某某的毒品數量應認定為0.8克的辯護意見有相應證據證實,應予采納。據此,根據兩上訴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三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安徽省太湖縣人民法院(2013)太刑初字第00119號刑事判決中的第三項,即公安機關扣押的被告人朱其云毒資10 000元,被告人胡瓊毒資6 000元予以沒收;公安機關扣押的冰毒0.89克,麻古0.36克予以沒收,由公安機關處理。

二、撤銷安徽省太湖縣人民法院(2013)太刑初字第00119號刑事判決中的第一、二項,即被告人朱其云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被告人胡瓊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三、上訴人朱其云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2月14日起至2021年4月13日止。罰金于本判決書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四、上訴人胡瓊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2月14日起至2020年2月13日止。罰金于本判決書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朱祖琴

審  判  員  方國松

審  判  員  唐 毅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

 

書  記  員  於笑仙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條 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無論數量多少,都應當追究刑事責任,予以刑事處罰。

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十五年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一)走私、販賣、運輸、制造鴉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數量大的;

(二)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集團的首要分子;

(三)武裝掩護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檢查、拘留、逮捕,情節嚴重的;

(五)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的。

走私、販賣、運輸、制造鴉片二百克以上不滿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滿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數量較大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走私、販賣、運輸、制造鴉片不滿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滿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單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各該款的規定處罰。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從重處罰。

對多次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未經處理的,毒品數量累計計算。

第二十五條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五十二條 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 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繳納確實有困難的,可以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條 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二十五條 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第一審判決的上訴、抗訴案件,經過審理后,應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二)原判決認定事實沒有錯誤,但適用法律有錯誤,或者量刑不當的,應當改判;

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pk10直播 彩票能中奖吗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广东11选五下载什么软件 网上购彩何时恢复 01彩票官方下载 北京时时是否正规 sg飞艇预测软件 ak国际 北京pk10全天计划 pt电子怎么判断出分游戏 二八杠棋牌游戏平台 网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体彩排三6码组六遗漏 江苏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