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裁判文書 / 刑事審判
上訴人丁憲燈強奸一案二審刑事裁定書
發布時間:2014-02-11 瀏覽次數:15153

安徽省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

 

(2014)宜刑終字第00017號

 

原公訴機關安徽省懷寧縣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丁憲燈,男,1956年3月10日出生,漢族,小學文化,農民,安徽省懷寧縣人。2013年4月11日因涉嫌犯強奸罪被懷寧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懷寧縣看守所。

原審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程某甲,女,1987年9月20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農民,安徽省懷寧縣人。

法定代理人程某乙,男, 1959年8月28日出生,系程某甲之父,漢族,初中文化,農民,安徽省懷寧縣人。

安徽省懷寧縣人民法院審理安徽省懷寧縣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丁憲燈犯強奸罪刑事暨附帶民事訴訟一案,于二○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作出(2013)懷刑初字第00154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丁憲燈不服,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閱卷,訊問上訴人,認為本案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2008年1月17日,程某甲與丁衛民(系被告人丁憲燈之子)登記結婚,未生育子女。2010年2月15日,程某甲被送回自己父母家與父母一起生活。2011年4月25日,程某甲在醫院生育一女。此前,被告人丁憲燈經常到程某甲父母家單獨見程某甲,并多次與程某甲發生性關系。經鑒定,程某甲之女與丁憲燈、程某甲之間有親生血緣關系,且程某甲精神發育遲滯(輕度偏重),無性自我防衛能力。

另查明:2012年9月12日,被告人丁憲燈在懷寧縣公安局高河責任區刑警隊接受詢問時主動交代了本案犯罪事實。2013年4月11日,懷寧縣公安局對本案決定立案偵查。被告人丁憲燈在懷寧縣看守所羈押期間的表現被懷寧縣看守所鑒定為好,懷寧縣看守所建議對其從輕處罰

上述事實,有以下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

1、被告人丁憲燈的供述,與起訴書所指控的事實一致;

2、被害人程某甲的陳述,證實被害人程某甲的精神不正常,被告人丁憲燈多次與她發生性關系,且生育一女的事實;

3、證人程某乙、張某某、丁某甲、丁某乙、胡某某、石某某、王某某的證言。

證人程某乙(系程某甲的父親)的證言,證實2010年程某甲被送回娘家后,2011年4月25日在醫院剖腹生育一女,取名程敏芝。程某甲自2010年以來因精神問題不間斷的到安慶市第六人民醫院治療的事實;

證人張某某(系程某甲的母親)的證言,證實程某甲智力低,反應比一般人慢,讀書成績差,因女婿丁衛民的媽媽嫌她不能做事、生育不了小孩,于2010年農歷正月初二被丁衛民送回娘家,被告人多次去她家看程某甲,2011年4月25日生育一女的事實;

證人丁某甲的證言,證實程某甲的精神不正常,且生育一女的事實;

證人丁某乙的證言,證實程某甲有智障;

證人胡某某的證言,證實被害人程某甲比正常人反應慢一點,有點弱智,聽她媽媽說經常服用治療精神病的藥品;

證人石某某(程某甲的小學語文老師)的證言,證實被害人智力差,每次考試就考幾分,最多十分;

證人王某某(程某甲的初中物理老師)的證言,證實被害人程某甲智力差、弱智,每次物理都考不到分。

4、安公(刑技)鑒(DNA)字[2012]235號DNA鑒定書,該鑒定由安慶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于2012年5月17日出具,鑒定意見是:從遺傳學角度可以確信程敏芝是丁憲燈與程某甲的生物學之女;

5、皖新萊司鑒中心[2013]物鑒字第121號親權關系鑒定意見書,該鑒定由安徽新萊蒂克司法鑒定中心于2013年7月31日出具,鑒定意見是:依據DNA分型結果,程某甲之女與丁憲燈、程某甲之間有親生血緣關系;

6、綠苑司鑒所[2011]司鑒字第214號程某甲有無性防衛能力鑒定意見書,該鑒定由安徽綠苑司法鑒定所于2011 年12月26日出具,鑒定意見是:精神發育遲滯(輕度)、性防衛能力削弱;

7、合精(2013)精鑒字第126號精神疾病司法鑒定意見書,該鑒定由合肥市精神病醫院司法鑒定所于2013年4月9日出具,鑒定意見是:精神發育遲滯(輕度偏重),無性自我防衛能力;

8、結婚登記審查處理表,證實2008年1月17日被告人之子丁衛民與程某甲登記結婚,丁衛民與程某甲系夫妻關系;

9、懷寧縣馬廟鎮新安、鹿苑二村民委員會證明,均證實被害人程某甲智力低下;

10、安慶第六人民醫院的處方單,證實被害人曾經在安慶市第六人民醫院治療的事實;

11、情況說明,證實被告人丁憲燈歸案的情況;

12、在押人員羈押期間表現情況鑒定表,證實被告人丁憲燈在看守所羈押期間表現好;

13、戶籍證明,證實被告人的身份信息,被告人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對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程某甲庭審中所舉四份證據,經審查認為,除懷寧縣馬廟鎮鹿苑村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外,其余一份欠條、二份借條均未提交原件。懷寧縣馬廟鎮鹿苑村民委員會客觀上不能直接證明他人借款的事實,其余一份欠條、二份借條因不是原件,依法不得作為定案依據。且這四份證據的內容都不能直接證明程某甲所用醫療費、護理費等費用的具體數額,達不到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的證明目的,故對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程某甲所舉四份證據,不予采信。

原判認為:被告人丁憲燈明知其兒媳程某甲神情癡呆,仍與其發生性關系,且程某甲經司法鑒定為精神發育遲滯(輕度偏重),無性自我防衛能力,被告人丁憲燈的行為已構成強奸罪。同時,被告人丁憲燈的行為也違背倫理道德,社會影響較壞,應酌情予以從重處罰。被告人丁憲燈在司法機關尚在一般性排查詢問時主動交代了自己罪行,依法應視為自動投案,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應認定為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丁憲燈在監所羈押期間表現好,酌情可予以從輕處罰。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程某甲主張的要求被告人賠償的小孩撫養費及精神損害撫慰金,不屬法律規定的因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范疇,該項請求不予支持。但對程某甲之女的撫養費,可另行由程某甲之女提起民事訴訟。程某甲主張的要求被告人賠償因剖腹產女所用的醫療費、護理費等費用,確與被告人丁憲燈的行為有關聯,費用也確實存在,程某甲雖未能提供有效證據證明,可酌情由被告人丁憲燈賠付。綜上,結合本案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規定,判決:一、被告人丁憲燈犯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二、被告人丁憲燈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程某甲醫療費、護理費等費用10000元;三、駁回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程某甲的其他請求。

宣判后,原審被告人丁憲燈以其有自首情節,且對第二份鑒定(無性自我防衛能力)不服,原判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

經審理查明:2008年1月17日,程某甲與丁衛民(系上訴人丁憲燈之子)登記結婚,未生育子女。2010年2月15日,程某甲被送回娘家與自己父母一起生活。2011年4月25日,程某甲在醫院生育一女。此前,上訴人丁憲燈經常到程某甲父母家單獨見程某甲,并多次與程某甲發生性關系。經鑒定,程某甲之女與丁憲燈、程某甲之間有親生血緣關系,且程某甲精神發育遲滯(輕度偏重),無性自我防衛能力。

2012年9月12日,丁憲燈在懷寧縣公安局高河責任區刑警隊接受詢問時主動交代了其上述事實。

上述事實有經一審庭審時示證、質證的證據予以證實。在二審審理期間,上訴人未提供新的證據,本院對一審判決書所列證據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上訴人丁憲燈明知其兒媳程某甲精神癡呆,仍與其發生性關系,被害人程某甲經司法鑒定為精神發育遲滯(輕度偏重),無性自我防衛能力,丁憲燈的行為已構成強奸罪。對上訴人提出的上訴理由,經查,原審法院在量刑時已考慮到上訴人有自首情節、在看守所羈押期間表現較好,已對其從輕、酌情從輕處罰。合肥市精神病醫院司法鑒定所于2013年4月9日依法出具合精(2013)精鑒字第126號精神疾病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是:被害人程某甲精神發育遲滯(輕度偏重),無性自我防衛能力。公安機關將該鑒定意見依法告知了上訴人丁憲燈,一并告知如對鑒定意見有異議,可以提出補充鑒定或者重新鑒定的申請,上訴人并未提出申請。在二審審理期間,上訴人提出對該鑒定意見不服,但沒有提出法定的理由。故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納。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此頁無正文)

 

  

審  判  長  劉  風

審  判  員  錢丹青

審  判  員  程  鴻

 

二○一四年一月十七日

書  記  員  劉映紅

 

 

 

本案所涉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三十六條 【強奸罪】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奸婦女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的,以強奸論,從重處罰。
  強奸婦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強奸婦女、奸淫幼女情節惡劣的;

(二)強奸婦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場所當眾強奸婦女的;
  (四)二人以上輪奸的;中國刑事辯護網提供
  (五)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

第六十七條 【自首】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中國刑事辯護網提供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

第一百一十九條【侵害生命健康權責任】侵害公民身體造成傷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因務工減少的收入、殘廢者生活補助費等費用;造成死亡的,并應當支付喪葬費、死者生前扶養的人必要的生活費等費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王者捕鱼破解版 三分时时彩带人计划 彩票3分钟赛车开奖查询 福建大乐透6550万 街机麻将赢了看美女 体彩排列五购 云南时时软件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推荐 北京时时平台刷反水 福建36选7走势图 捕鱼大亨安卓版 体彩飞鱼口诀 中彩彩票走势图 网上电子游戏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