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裁判文書 / 審判監督
上訴人尹巍訴章友滿、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再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3-12-23 瀏覽次數:14627

安 慶 市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3)宜民一再終字第00033號

 

上訴人(一審原告、再審申訴人):尹巍。

委托代理人:陸在春,安徽銘誠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康守榮,蕪湖華衍水務有限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再審被申訴人):章友滿。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再審被申訴人):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

負責人:陳忠慶,該公司經理。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再審被申訴人):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闞徐州,該公司總經理。

上述二被上訴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李穎,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再審被申訴人):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

負責人:程宏,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朱家榮,該公司員工。

上訴人尹巍與被上訴人章友滿、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以下簡稱十七貨運公司)、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運物流公司)、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以下簡稱人保安慶城區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糾紛一案,安徽省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于2009年2月10日作出(2008)宜秀民一初字第245號民事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尹巍不服,向檢察機關提出申訴。安徽省安慶市人民檢察院于2011年4月24日作出慶檢民行抗字[2011]4號民事抗訴書,向本院提出抗訴。本院于2011年5月25日作出(2011)宜民一監字第00037號民事裁定書,指令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再審本案。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于2013年5月30日作出(2011)宜秀民一再初字第00002號民事判決,尹巍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尹巍及其委托代理人陸在春、康守榮、被上訴人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穎到庭參加了訴訟。被上訴人章友滿經本院公告送達,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被上訴人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尹巍起訴至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稱:2006年10月17日,被告章友滿駕駛的皖H04871號車(車輛所有人為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由東向西行駛至S228線79km+39.7m處時,與相向行駛的章紹武駕駛的皖B12015號車發生碰撞,造成乘坐該車的原告受傷住院治療。經鑒定原告的傷情被評定為二處十級傷殘。經安慶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三)大隊認定,被告章友滿負事故的全部責任。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系被告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的分支機構,事故車輛在本案另一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處投保了50萬元的第三者責任險。故原告訴至本院,要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各項損失180579.84元,并負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章友滿未進行答辯。

十七貨運公司答辯稱:原告的誤工費并未實際發生,我公司不應賠償;殘疾賠償金計算有誤,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精神損害撫慰金過高。

恒運物流公司答辯稱: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是獨立的營業單位,原告訴求我公司承擔共同賠償責任沒有依據。

人保安慶城區支公司答辯稱:我公司承保的限額是50萬元,同時應扣除20%的免賠率。

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一審查明:2006年10月17日,被告章友滿駕駛的皖H04871號車(車輛所有人為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由東向西行駛至S228線79km+39.7m處時,與相向行駛的章紹武駕駛的皖B12015號車發生碰撞,造成乘坐該車的原告受傷住院治療。其首次住院治療的時間自2006年10月17日起至同年10月27日止,共計10天。二次住院治療的時間自2006年10月27日起至2007年2月2日止,共計98天。原告尹巍的戶籍屬于城市人口,其賠償標準應按城鎮人口來執行。醫療費按票面金額分別為14685.59元(安慶市第二人民醫院)和44597.15元(蕪湖市第二人民醫院),合計59282.74元;護理費為5311.44元(49.18元/天×108天×1人=5311.44元);住院期間的伙食補助費為1620元(15元/天×108天=1620元);營養費為1080元(10元/天×108天=1080元);鑒定費按票面金額為1400元;經鑒定原告的傷情被評定為二處十級傷殘,殘疾賠償金為25241.92元(11473.6元/年×20年×11%=25241.92元),交通費酌定為200元,住宿費酌定為500元。經安慶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三)大隊認定,被告章友滿負事故的全部責任。原告尹巍的物質損失應為94636.1元。

原告尹巍系蕪湖華衍水務有限公司職工,交通事故發生時其系因公出差,蕪湖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已依法認定其系工傷,原告尹巍受傷后,蕪湖華衍水務有限公司照常發放了原告尹巍的工資和補貼。

另查明: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為皖H04871號車的登記車主、掛靠單位,該車的實際車主為被告章友滿。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系被告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的分支機構,有獨立財產。事故車輛在本案另一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處投保了50萬元的商業第三者責任險,保險期限自2006年6月20日起至2007年6月19日止。2007年12月20日本院以(2007)宜秀民一初字第891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向蕪湖華衍水務有限公司給付財產損失32704.8元;2008年12月27日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以(2007)宜民一初字第31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向該起事故的另一受害人王植財給付各項經濟損失20萬元。

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公民的身體健康依法受國家法律保護,侵害人由此而給被侵害人造成損失的,依法應當予以賠償。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五十條規定,保險公司應在商業第三者險50萬的最高限額內對原告的損失予以賠償,由于本案的事故車輛未投保不計免賠,因此尚需扣除20%的免賠率。考慮到本起事故系多人受傷,因此在理賠款中應為其他受害人適當保留份額。故本案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可支付原告尹巍的數額在扣除已賠款外只有32295.2元。本案投保人投保的時間及本案交通事故均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實施以后,因此該法對本案具有溯及力,本案民事責任的賠償受該法的調整。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規定,造成受害人受傷的,賠償義務人應當賠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營養費、交通費等相關費用。在本案中,原告訴求并得到本院支持的各項物質損失應為94636.1元。本案被告章友滿負該起事故的全部責任,故對屬于原告尹巍物質損失超出保險公司理賠款部分的62340.9元應承擔賠償責任。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為皖H04871號車的登記車主、掛靠單位,根據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應與被告章友滿承擔連帶責任。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系被告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的分支機構,有獨立財產,能夠對外獨立承擔民事責任,故對原告尹巍要求被告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訴求,不予支持。原告尹巍遭受身體傷害,訴求獲得精神損害撫慰金符合法律規定,其具體的數額應依據侵權行為人的過錯程度、本地的生活水平以及被告的支付能力等來確定。原告訴求10000元的精神撫慰金,數額大體適當,本院予以支持,其賠償義務人依上述同樣理由應為被告章友滿,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百三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賠償原告尹巍各項損失32295.2元。二、被告章友滿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賠償原告尹巍各項損失72340.9元。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對上述賠償款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三、駁回原告尹巍對被告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費3912元,由原告尹巍負擔912元,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慶市城區支公司負擔1000元,被告章友滿、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負擔2000元。

安徽省安慶市人民檢察院抗訴認為:(2008)宜秀民一初字第245號民事判決以“第十七貨運公司系恒運物流公司的分支機構,其有獨立的財產,能夠對外獨立承擔責任”為由,駁回尹巍要求恒運物流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混淆了民事訴訟能力和民事權利能力的概念,適用法律確有錯誤。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四條規定,公司可以設立分公司。設立分公司,應當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登記,領取營業執照。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資格,其民事責任由公司承擔。公司可以設立子公司,子公司具有法人資格,依法獨立承擔民事責任。據此,分公司是相對于母公司而言的,不具有法人資格,不能獨立承擔民事責任;子公司是相對于母公司設立的,具有法人資格,能夠承擔民事責任。本案中第十七貨運公司作為恒運物流公司依法設立的分公司,依法不具有法人資格,亦不能獨立對外承擔民事責任,其民事責任應當由其所屬的恒運物流公司承擔。原判決以第十七貨運公司有獨立的財產,能夠對外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為由,駁回原告尹巍要求恒運物流公司的訴訟請求,混淆了分公司和子公司的法律地位,與法相悖。

再審期間,當事人雙方均未提交新的證據,經庭審質證、辯論,再審一審對原一審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十七貨運公司作為恒運物流公司設立的分公司,其民事責任是否應由恒運物流公司承擔。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第一款規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可以作為民事訴訟的當事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40條規定:“民事訴訟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其他組織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組織機構和財產,但又不具備法人資格的組織。” 十七貨運公司雖不具備法人資格,但經過了工商行政部門登記注冊,為企業非法人組織,其作為民事訴訟主體符合法律規定。一審判決十七貨運公司以自己管理、經營的財產對外承擔民事責任并無不當。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78條第1款規定:“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的分支機構不能清償債務時,可以裁定企業法人為被執行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三款規定:“企業法人的分支機構經營的財產不足以承擔保證責任的,由企業法人承擔民事責任。”第一百二十四條規定:“企業法人的分支機構為他人提供擔保的,人民法院在審理保證糾紛案件中可以將該企業法人作為共同被告參加訴訟。”本案中十七貨運公司作為恒運物流公司設立的分公司,其財產也是法人的財產,分公司承擔責任后其財產權益減損的后果最終歸屬到法人身上,故兩者對外承擔的民事責任應為共同責任。當十七貨運公司對外不能完全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時,恒運物流公司應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原審判決駁回原告尹巍對恒運物流公司的訴訟請求不妥,應予糾正。

綜上,案經該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78條第1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三款、第一百二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第一百八十六條的規定,判決:一、維持本院(2008)宜秀民一初字第245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二、撤銷本院(2008)宜秀民一初字第245號民事判決第三項:駁回原告尹巍對被告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三、被告安慶市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對被告安慶恒運物流運輸有限公司第十七貨運分公司承擔的民事賠償部分承擔補充的民事責任;四、駁回原告尹巍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案件訴訟費用按一審判決執行。

尹巍不服上述一審判決,上訴至本院稱:1、再審一審判決被上訴人恒運物流公司承擔補充民事賠償責任,屬適用法律錯誤。恒運物流公司與十七貨運公司是總公司與分公司的關系,按照公司法的規定,十七貨運公司的民事責任應由恒運物流公司承擔。從實際情況來看,十七貨運公司已經資不抵債,再審法院在原案執行過程中也曾確認十七貨運公司資不抵債這一事實。再審法院應在再審判決中明確十七貨運公司的民事責任由恒運物流公司承擔。2、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2012)宜秀民一再初字第00002號民事判決主文表述含糊不清。請求:1、撤銷安慶市宜秀區人民法院(2012)宜秀民一再初字第00002號民事判決,依法按照上訴人原審訴訟請求判決如所請。2、判令被上訴人承擔原審訴訟費用和本案上訴費用并明確被上訴人履行金錢給付義務期限。

章友滿未進行答辯。

十七貨運公司答辯稱:1、上訴理由不成立,是其代理人的惡意報復纏訟。建議駁回上訴請求。2、原判事實不清,醫療費、護理費等項目賠償請求人主體不適格。3、原判未將答辯人墊付的醫療費抵扣,請求再審改判。4、原判在原告收入未減少的情況下,未對殘疾補償金進行相應調整,請求法庭作相應調整。5、原判不應將精神撫慰金納入連帶賠償。6、答辯人非皖H04871號車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人,確無賠償能力。

恒運物流公司的答辯意見與十七貨運公司一致。

人保安慶城區支公司未進行答辯。

本院二審期間,雙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證據。

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原審一致。

本院認為:關于恒運物流公司是應承擔“直接賠償責任”還是“補充賠償責任”的問題。十七貨運公司作為恒運物流公司依法設立的分支機構,雖不具備法人資格,但系依法成立、具有一定的組織機構和財產的企業非法人組織,依法具有民事訴訟主體資格。十七貨運公司經營管理的財產實際為恒運物流公司財產,其可以在自己經營、管理的財產范圍內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并且其承擔責任的后果最終歸屬于恒運物流公司。一審判決十七貨運公司以自己管理、經營的公司財產對外承擔民事責任并不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四條有關分公司民事責任由公司承擔的規定。一審判決十七貨運公司對外不能獨立承擔民事責任時,由恒運物流公司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正確。如十七貨運公司目前經營、管理的公司財產不足以承擔本案中的民事賠償責任,尹巍可以要求恒運物流公司承擔補充民事賠償責任。故對尹巍要求恒運物流公司直接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上訴請求,不予支持。

關于一審判決履行期限是否明確的問題。一審判決明確章友滿賠償尹巍各項經濟損失的給付義務期間為十日,同時判決十七貨運公司對章友滿的賠償責任承擔連帶責任、恒運物流公司對十七貨運公司承擔補充民事賠償責任,章友滿的連帶責任人十七貨運公司,以及十七貨運公司的補充民事賠償責任人恒運物流公司的金錢給付義務期間當然受到章友滿的金錢給付義務期間的約束,無須另行明確。故尹巍的此項上訴理由亦不能成立。

綜上,一審再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石慶明

代理審判員  丁紹福

代理審判員  楊  修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書  記  員  梅  林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 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經過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的,以判決、裁定方式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二)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錯誤或者適用法律錯誤的,以判決、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銷或者變更;(三)原判決認定基本事實不清的,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或者查清事實后改判;(四)原判決遺漏當事人或者違法缺席判決等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

德甲联赛云达不莱梅对沙尔克04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新世界棋牌有没有机器人在玩 时时彩怎样判断出号 快速时时官网 504王中王免費888504 河北时时视频 新时时彩包括哪些彩种 黑龙江11选5推荐 360老时时冷热号统计 天津时时彩三星单选走势图 最新pk10计划软件 幸运28是不是统一开奖 捕鱼来了腾讯 128彩票app 辽宁Ⅱ选5